白皮的橙色茄子

最喜欢在一起的信五和隆平了

【丸雏丸】友情和爱情的距离

ooc,第一次瞎写。。。最近丸雏更新的很多,好开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村上信五、涩谷昴和丸山隆平是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  村上家由于老爸有赌瘾,靠妈妈和他拼命打工才勉强撑起了这个家,供自己和弟弟上学。

      涩谷则是单亲家庭,妙子一手带大了三个孩子,subaru作为二儿子却和另外两个兄弟不亲,反倒觉得村上和丸山更像亲人。

      而丸山作为和服老店的小儿子,家境算是殷实,举手投足透着京都人的优雅。

      出身脾气秉性完全不同的三个人却异常和谐,从幼儿园起就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  从小subaru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小孩,到处惹是生非,幼儿园掀小姑娘裙子,小学用烟花炸别人房子,初中逃课参加地下乐队,老师同学都对他感到头痛。

       三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到了高二。

       subaru横行霸道的原因只是仗着自己无敌的大亲友,村上信五。所有人都知道subaru不能惹,因为他有一个很厉害的保镖。每次惹到别人要动手,个子小小的subaru上去就是一顿挠,没伤到人还把人惹急了,他扭头扯大嗓门叫“hina!”然后村上矫健地和对方扭打在一起,subaru趁乱踢人家几脚,大多数都是以村上胜利告终,然后两个人青一块紫一块的去找丸山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他们的伤,丸山叹着气数落道“再打下去subaru你更长不高了,信酱也是的,不要老是惯着他。”软软糯糯的口气没有半分震慑力,闻言,美少女长相的subaru炸了毛,嚷嚷:“再说我矮,和你翻脸。”并且做出挥拳的姿势,在旁边包扎完的村上转身单手抱住他纤细的腰,没受伤的一只手在涩谷头顶揉了揉,“好了好了,乖啊。”这招百试百灵,subaru马上就安静了下来,哼哼地跑到一边玩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吃完晚饭,subaru早早就在沙发上睡着了,丸山洗完碗,坐到村上身边,皱着眉担心地问:“信酱,你手没事吧?上次打工不小心压伤还没好,今天怕是又要加重了。”“安心,吃顿烤肉就好了。”村上咧着嘴爽朗地笑了,还顺势比了个大拇指,看着笑得只能看到虎牙的好友,丸山扯了一个笑,认真说:“以后不要逞强也可以哦,信酱保护subaru,我来保护信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村上没料到丸山会说这些,一时也是愣住,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,在家里需要保护妈妈和弟弟,在外面要保护subaru,他要变强,变得很强,丸山的话像是击溃了他多年的铠甲,但村上还是那个村上,虽然有些无措,但还是习惯性抬手重重地拍了丸山的头,站起身大吼“我才没有逞强!你说什么傻话呢!”大型犬眼泪汪汪地摸着头:“好好好,信酱,你小点声,我要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抬头只看到客厅暖黄色光照在村上侧脸,吼人的人不停地摸着脖子,小麦色的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潮,有些泛红的眼角一瞬间让丸山心软成一滩水,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控制了全身,看着眼前的村上,只想伸出手把他抱在怀里,保护他,这是什么心情,只是对好朋友的关心吗,丸山心想。刚想扬手,就听到沙发上的subaru无意识哼哼“讨厌香菇”,村上和丸山对视一眼,噗地笑出了声,丸山看着村上大笑扯到伤口,整个脸皱起来的委屈样,心里觉得异常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转眼到了高三,丸山成绩拔尖,不出意外保送了东京大学,subaru决定高中毕业就去东京追寻自己的音乐梦,而村上则是想找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,在丸山和涩谷的鼓动下,想着东京机会更多,三人定下了一起去东京的约定。高三的大家都在为了出路伤脑筋拼搏,毕业前的各种表白各种疯狂,都是为了抓住高中最后的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初夏这天,刚刚结束足球部活动的村上被一个看着陌生的女生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丸山递交完保送资料从教研办公室出来,回到教室听到同班同学热烈地讨论,“隔壁班相叶向村上表白了!听说还被拒绝了。”“哎?那个大美女?好可惜啊,村上有喜欢的人了?要是我肯定答应啊。”丸山站在课桌前,捏紧了垂在身侧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下午学校放假,subaru要在毕业典礼上表演,为了赶上进度,和丸山村上一起草草吃了饭就又回到练习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剩下两个人去丸山家等涩谷结束排练,夏日的午后窗外的蝉鸣搅得人也毫无精神,昏昏欲睡,两人玩游戏也玩得无聊。

      丸山脑子里不断循环想着今天听到的八卦,张了几次嘴,终于开口问:“信酱,听说隔壁班的女生和你表白被拒绝了啊,怎么不试试呢?听说是个美女啊 。”丸山尽量表现得云淡风轻,双眼盯着屏幕不放,但是握着游戏机的手不停地出汗,出卖了他。“哎~你怎么停在那里,害我被打死了”丸山抱怨着转头,只看到村上拿着游戏手柄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,丸山放下游戏机拍拍他,“信酱?”村上深吸一口气,像是下了个重大决定,转过身面对丸山换成了正坐的姿势,抬起头看着他,一字一顿地说“maru,我拒绝那个女生的理由,是因为我喜欢你。因为喜欢你,所以没办法勉强自己接受其他人。”反应过来村上在表白的丸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,半张地嘴活像一只狸猫。听完村上的话红潮迅速布满了整张脸,显得本来就红扑扑的苹果肌更诱人了,侧过脸抬起手臂,整张脸埋进了手肘,不敢看村上。从村上的角度看过去,只能看到丸山蓬松柔软的卷发,和红的滴血的耳朵。丸山突然觉得手臂被一只温暖的手拉了下来,肩膀被另一只手板正,耳边响起村上略带嘶哑的声音“丸山隆平,你看着我。”丸山转过头,抬眼看到村上郑重其事的脸,平时就湿漉漉的大眼睛更是闪闪发光,咚咚咚,丸山听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,整个人要被吸进那对漂亮的下垂眼里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,大概是因为你碎碎念太烦,我也被你念傻了。”像是想起什么,村上笑了声“也可能是被我拍头之后委屈的表情太有趣了,看不厌。”顿了顿,村上继续说:“maru,其实我也不明白,但喜欢就喜欢了,本来是不准备说的,但是现在没有不说的理由。不想你误会。”带着这个人一贯的坦诚和直率,一字一句都从耳朵钻进了心里最柔软的部分。日后,丸山回想起这一天是盛夏的蝉鸣,窗外阳光照着眼前人,最好的少年模样,和从手臂上未曾放开的村上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的暖意。窗外,只能看到两个人紧紧拥抱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夏天,友情变成了爱情。

     “呐,信五,好奇怪,一拥抱到你,我就会勇气无限。”

     “呐,隆平,有时候觉得在孤单地行走,回头看看你却还在身后。”


吃一顿美食填不满的心痛,吃两顿也许就满了